首页 > 娱乐 >

倪妮陈坤的《天盛长歌》真的输了吗?

2018-09-05 来源:时尚芭莎
由乾隆后宫那点事儿开始,也伴随乾隆后宫那点事儿结束的,2018年暑期档终于跟着各种开学热搜一起向国庆档狂奔而去......

留下的除了《延禧攻略》的逆袭传说,《如懿传》的艰难口碑翻身仗,以及《香蜜沉沉烬如霜》《沙海》等等靠网友“自来水”起家的黑马剧外。

更有一个关于良心班底,大制作,前有陈坤倪妮电影脸加持,后有倪大红赵立新刘敏涛等等戏骨护法的“爆款预约”《天盛长歌》却生生扑到几乎“查无此剧”的“2018之谜”正向“成为日后电视剧制作宣传的特别案例”的方向持续推进。

这部由《扶摇》作者天下归元的另一超级IP《凰权》改编的古装权谋大戏,打从宣传起走的就是电影级高质感:天下为棋的权术遇上强强相争的爱情。

表面上玩世不恭的“废物皇子”。

碰上了倔强聪慧,还背负着血腥暗色身世之谜的姑娘。

原著里的绝对大女主在剧版里被改成了男女主双强并立,相爱也相争的“倾国之恋”。

小说里略有些大开金手指的玛丽苏戏份变成了暗夜无边里真正的“权术心计”——宫廷谋略,不在局限于单说前朝或独论后宫。

前朝后宫,终于跟千百年来的帝王心术走到了一样的视野:

后宫的女人和前朝的男人,共同组成了“权谋”的大局,而身在局中,无论你是男是女,是皇子帝王,还是臣子平民,你都有必须要去争斗的东西和宿命。

宿命和权谋一样,它本身就是一个太过沉重的命题。

在这个命题下,爱情都来得不再简单纯粹,亲情也疏离至掺杂着血腥,仅有的那一点点暖让人心生希望,又不免绝望

一定意义上,《天盛长歌》的这个题材以及命题就已经决定它注定要放弃一部分观众。

——而放弃之后,再怎么把这个”破“了的故事”立“起来,这才是对它真正的考验。

天下为棋,爱成博弈

输一时,未必不能赢来日

说起来,电视剧《天盛长歌》最近幺蛾子实在出了不少。

最知名也最致命的还是官微亲自下场发声明,保证自己收视率不造假,还暗戳戳地踩了一把别人收视率灌水,这届观众不行——在这部以”天下“为视野的大剧皮下,官微的这则声明可以说是有点儿风度尽失,没迎来褒奖反而遭到群嘲。

这部豆瓣评分很不错,看过都说好的剧,偏偏不输口碑输收视,甚至看遍微博朋友圈,大家好像明明追什么剧的都有,偏偏《天盛长歌》是社交平台里的“查无此剧”。

连天天发安利的陈坤小哥哥都开启了微博自嘲模式,——比起《如懿传》的前4集塌口碑,后十集使劲儿追,《天盛长歌》更像是一场意外事故:明明哪哪儿都算得上良心不糊弄,却偏偏一“糊”千里。

最开始,芭姐也是为了“看看它到底有多糊”而去,可却硬生生一路追到如今每天牵缠挂肚等更新,这次,我倒是想跟大家说说,我眼里《天盛长歌》又到底“输”在哪儿。

首先,《天盛长歌》其实一点儿也不“爽”:

陈坤饰演的皇子宁弈,被陷害囚于宗正寺8年,一朝被释,却还要装傻充愣装没用,母亲被害,兄长含冤而死,自己却连报仇都急不得

只能先保全自己,再徐徐图之;

倪妮饰演寄人篱下的凤知微,明明是耿直刚硬的性格,却该向时事低头还是要懂得能屈能伸,再聪慧倔强也还是有保护不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的时候,还是有无能为力的绝望。

生活已经很憋屈了,可在你追这个剧时,往往心里还会更憋屈:没有天雷劈恶人的大快人心,没有伸手就拨云见雾的痛快至极。

可偏偏是这样的故事,到了结局,“善恶有报”因为来得晚、来得难,所以余韵就显得格外悠长——那么多血和泪,那么多心计权术,那么多性命人生换来的黎明,中间越压抑,结尾越释怀。

或许,它不是一部那么快就能让人进入节奏的戏,但一定意义上,它真的是一部很“敢”的戏:

爱恨情仇埋得那么深,深到刚开始看着只觉得稀薄;卧薪尝胆的时间又太长,报仇进度太慢,敢这么往下演的剧大概也就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其次,它不够甜。

剧情进展到第32集,男女主之间的爱情还停留在没比“君子之交淡如水”好太多的情况

都是步步为营,都是别有心机,在这两个人之间,各有图谋各有所求,与那些或江山为棋,或血海深仇相比较起来,爱情反倒成了眼下这两个人心里最最不那么重要的事情

许是心动有之,心疼有之,一时心猿意马也有

但那些儿女情长的事情在他们心里均停留不过一瞬间——那样的身份,背景,位置,能带着一颗“恋爱脑”活下去才是奇怪吧

追《天盛长歌》的观众简直像是在历史课本里试图找糖渣吃:天下太重,那我只盼在你眼里看那一瞬间的“轻”,像“小黑屋”里宁弈跟凤知微那短短的暧昧和暂忘所有的迷离。

这份爱太不纯粹了,却又因为那种明目张胆的暗黑和复杂,显得格外地与众不同。

其三,它涉及的人物太多,故事线太复杂。

如果说前面两个还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个人喜好的问题,那《天盛长歌》在故事线上的缺陷就可以说是哪怕追剧铁粉都没办法为他洗的掉的真·缺憾了。

故事一开始,其实又是一个复仇&复国的双线故事:

男主宁弈的父亲——老戏骨倪大红饰演的宁世征起兵反叛,黄袍加身,一举覆灭剧中架空时代里的大成皇室,建立天盛王朝

所有新君建朝的第一件事都是对前朝余孽斩草除根,天盛的开国之君也没什么不同,于是他就派遣了自己的大皇子宁川和六皇子宁弈去追杀被前朝秘密组织血浮屠首领顾衡带着逃跑的大成九皇子

结果,宁川为夺取战功,在宁弈已经跟顾衡讲好条件的情况下突然出手,导致顾衡带着大成九皇子跳下悬崖,宁弈也被炸药炸伤昏迷

宁弈这一昏就是几年的时间:再醒来,宁川因“亲手射杀”大成九皇子而被封为太子,父亲疏离,母亲故去,仅剩的三哥也在不久后被太子党以“施行巫蛊之术”为由以谋逆罪杀害

自己为救三哥也被囚禁在了宗正寺天牢整整8年

故事的一开头,就是宁弈因为织得一手好蜀锦赈灾有功而被赦免:此时,他的父皇需要这个对谁而言都是变数的儿子做一把刀

而宁弈也在8年远程布局后终于默默启动了整个战局——这是宁弈的复仇线

由倪妮饰演的女主凤知微,表面上母亲是火凤女帅秋明缨,父亲是前朝血浮屠首领顾衡,可事实上,她才是那个真正的大成遗孤

万万千千的秘密,都在她那儿才能得到最终的解答,国仇家恨,在她身上才是顶峰——复国,复仇,覆天下,凤知微就是故事的另一条主线

可惜的是,在整个剧情里,回忆与现实有些错乱掺杂,往往前一秒还在讲复仇线里的血浮屠,后一秒却又变成了复国线里的秋家往事。

原以为是终极大Boss的太子宁川,却在男主出场十几集不到就被分分钟搞死

而作为8年前害死三皇子宁乔的直接凶手之一赵王,更是被男主宁弈几句话就能搅得心神大乱,自己给自己挖坑

“权谋”不够,人物线又过于复杂——相信这是很多观众半路弃剧的直接原因之一。

但与它缺憾之处相同显眼的是,《天盛长歌》的用心之处也足够不容忽略:

在先前的文章里,我们早有写过关于它画质的精美

它道具的用心

它画面布局的高级雅致

还有其中演技派的超凡演技,老戏骨们的神仙发挥等等

但芭姐今天还想说的是,它前所未有的格局和眼界实在太让人觉得惊心:

讲爱情,它在说的是真正的执子之手,并肩而立

它让凤知微跟宁弈平视而立,谁也不需要谁保护,谁也不给谁拖后腿,你来我往,剑影刀光,爱恨都来得不拖泥带水

凤知微用不着宁弈给她什么,她凭自己也能一步一步走到天下至高之处;

宁弈不会大男子主义地去限制凤知微什么,他开始把她当棋子,最后把她当爱人,他给她的尊重比那些张口即来的“我爱你”更让人动心

这是芭姐第一次看见,天下争雄如果不止是男人的故事,如果女人也可以在其中不以争风吃醋和裙带关系的形式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原来会是这个样子

原来儿女情长也可以不是狭隘又小气的命题。

讲家国,它在说的是皇家无情,也是皇家人有情

看了太多故事,不是让帝王之家全是情种,就是用尽力气反复告诉你“最是无情帝王家”,可在这里,倪大红老师饰演的皇帝多疑,果决,狠心,他跟宁弈,甚至他所有儿子之间,博弈多过父子情分

但同时,很多细节里,他也是一个会伤心,会担心,会痛心的父亲

他跟宁弈的对手戏让你看到的不是天家无情,而是,身登九五不止是荣耀,也是枷锁,就算是帝王之尊也有自己的不得已和求不得

还有那些看似狠辣的皇子们——他们不是争,而是不能不争,可恨着,也可怜着。

讲义气,它说的心计万千里偏偏藏着一股子“与尔同消万古愁”的豪气

陈坤饰演的六皇子宁弈跟赵立新饰演的青溟书院院首辛子砚亦师亦友,互为知己

辛子砚不止把自己一生的理想和抱负寄托给宁弈,想助他完成匡世伟业,助他成为一代明君;同时他也引他为一生至交,无论显达落魄,辛子砚从未想过要另择他枝

共喝一壶酒,也生死同赴一场天下之争

《天盛长歌》里说的这种知己情,兄弟义,也足够不声不响就扎了人的心。

最后,虽有缺憾,但也已经是难得的用心,《天盛长歌》眼前的不尽如人意于它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鞭策:好之上,其实本可以做到更好

同时,在因为复杂看不懂而有缺憾,总远胜于因为题材被演烂而没人看千千万万倍,《天盛长歌》从小说里的金手指玛丽苏,到剧版的古装权谋大戏,从宫廷着眼天下,从复仇讲到人心,在这样的格局和眼界前,它其实没有输

无人走过的路才有去开掘的价值,人迹罕至的地方才有最难得的风景,敢于去走一条新路的《天盛长歌》就算眼前输那么一时,谁知它就不会靠口碑就给自己赢下个来日

路还长,戏还久,且走且行——我们慢慢看。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