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一支乐队 “海龟先生”

2019-09-06 来源:芭莎男士
海龟先生在综艺《乐队的夏天》上改编表演了苏打绿的《日光》,收获了无数的赞誉,改编往往证明着一支乐队最真实的实力。当你在某个现场听到一首好听的歌,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阐述却又不可能对其保持沉默的。海龟先生在走过了15 年的长路后,那些内心最深处的情绪终于感动到了更大众的人群。所有人的生活都像海洋一样无穷无尽。而畅游其中的“海龟”只用一个夏天的时间,就和盘托出这么多美好的音符,把所有人带到了一座自由舒适的快乐岛屿。

6

李红旗

李红旗

“大海龟”这个组合名是我提出来的,我现在仍然觉得“大海龟”是最好的名字。

我小的时候看过好几遍1992 年度香港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挺喜欢舞台的,于是开始玩音乐。坚定下来说自己是玩音乐的料,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读书读不下去了。我成绩最好的一次,记得特别清楚,高一时候考了全年级第16 名,维持不到一周,就原形毕露了。反正除了音乐,其他的也不擅长,只会这个,那就是这个了。

第一次赚到钱是一群人一起去市场批发皮带,卖了几块钱,这活真不是人干的。后来第一次商演,和老麻一起赚了几十块,大家吃了饭,大摇大摆地打了个车回家,钱就花光了。

我自己评判自己,最重要的三个标签:无能、懦弱、被动,还有点敏感,好像搞摇滚的都挺敏感—觉得自己做出来的摇滚挺厉害,但大众的反馈总是有出入。特别是在感情和人生态度方面,就想勇敢一点。

从广西跑到成都,成都跑到北京待了五年,最后我还是回到成都待着。成都是我发现自己的人生目标、给我人生重新定位的城市,我在那里遇到了“信仰”,有信仰帮我兜底,有些事情咬咬牙就冲出去了;也是因为有信仰,我才慢慢地搞清楚创作到底是什么。

3

从上至下:蒋晗、黄巍、李红旗

以前总觉得没有什么必要把自己捧到一个需要被所有人都能看到的高度,大部分人都没有这种表达欲,觉得没有意义,但现在我有了一个特别完整、特别确定的表达体系。这个世界并不需要听那些每个人都会说的“我有多难过、我有多兴奋”的话语,对于那些有特别明确想说的话的人来说,就应该站出来发声,世界就缺少这样的声音。

但那些太过于先锋的东西对于持保守价值的群体来说,不太合宜—那些都是欲望堆积起来的。我们的创作风格会避免太过于先锋,更倾向于不会挑起某些人的冲动,或者不会挑起某种人的情绪,比如像一些表述比较完整的作品:《锡安》、《恩典》、《我》,会更多地把矛头指向自己,比较体面。

刚开始参加《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心里是抵触的,我会质问自己参加这种节目把自己丢在舞台上是要干嘛。走到这里,关于我们的立场,我们想要传达的信息,我们应该讲的话都正好最大化地表达出来了,这也是回过头来发现我们参加这个节目最主要的原因。

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新的所谓的流行音乐,我就喜欢听那些被时间证明过的八九十年代的老音乐。我也就喜欢和那种有表达欲的人在一起,他们有主人翁意识,我特喜欢看到自己的队友都是巨星,这样我会督促自己也得努力一点来配得上他们。

123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