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潮流 > 罗博报告

艺术家 | 他只是左小祖咒(2)

2017-03-01 来源:时尚集团
他是个怪咖,行为方式与众不同,有想法有创意,极富个性。他是一个随性得不能再随性的人,总是一副墨镜外加一顶礼帽,有时候甚至还会忘了戴帽子。水象双鱼座的他脸上总是带着一股好像没睡醒却又无比清晰的表情,轻松的地出入各种场合。一如他自然地穿梭在绘画、音乐、装置等一切和艺术有关的领域。这就是左小。

1

(上图)《还有一条鱼呢》
(下图)《有魅力的西瓜》、《像黄沙港》、《对眼之后》

另类又通俗易懂的艺术

左小最开始琢磨绘画是因为要画封面,唱片的封面老是不够用,他也出书,有时候海报、唱片的封皮很难做,出版发行量过大,封面不够用,于是画画的目的变得很单纯,只是为了画封面,封面就是广告。封面需要色块好一点儿,要么就是故事好一点儿,方寸之间要达到左小对封面的诉求为初衷,这样的绘画艺术也变得单纯起来。所以他的绘画艺术里无画面技巧,无题材受限,无灵感思想累赘。只是随性调侃的画面,时而果蔬鲜亮,丰富绚烂的色彩;时而对经典进行再次解读,沉静而高级灰。

左叔1995 年的东村名作《为无名山增高一米》在1999 年威尼斯双年展大展拳脚,这个艺术圈有着厚重含金量的展览在当时可是有着千足金分量的。25岁的左小和其余9 个艺术家裸体在荒草山头朝下趴着,层层垒叠,堆出一米的高度。这件作品以照片形式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引起轰动,人体垒成的肉团和荒郊野岭凄冷的环境形成强烈的对比,色调纯净安宁,还有一丢丢的美好。作为这件作品的主创之一,左小也在当年名噪一时,进入了当代艺术圈的主流位置。

对左叔的绘画作品有整体印象还是来自于去年年底在北京艺琅国际的展览现场上,艺琅国际画廊的一楼展厅可以看到由160 幅50cmx50cm 的封面油画作品组成的一面展墙。这面大墙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左叔随心所欲的小画,这些小画没有技法痕迹,没有讨巧题材。感觉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走到哪儿画到哪儿,画到哪儿想到哪儿。

进入通往二楼展厅的通道开始就可以看到,他的另一部分作品,是由曾经的唱片封面图像重新创作的13 幅架上作品——《“错版”系列》。

“我的这两组作品的关系是:曾经做过唱片封面的画和未来将会作为唱片封面的画。因为没有人专门画唱片的封面,所以我急了,自己画封面。我的画具备有趣和有思想的双重气质,懂我画的人会心一笑,是最好的状态。”左小祖咒“乱搞”的这一百多幅小画,充满了戏谑的色彩,其中很多作品也是首次公开展出,那些看似肆意的涂抹,勾勒出一幅幅别样的图景,而这些图景本身,也展露出左小祖咒独特的人生体验以及对自我身份的认同方式,同时,作为一名艺术家的左小祖咒,他的立场、观念、趣味,也都从这些作品中流露出来。

近期左叔的“我爱当代艺术”系列,又将《为无名山增高一米》这件作品以一种反讽置换的形式呈现在观者面前,《为无名山增高一米》是为大山增高一米,《我也爱当代艺术》是以猪为载体,地点是同一个地方。关于作品的再次解读出现,左小是这样诠释的:我认为能够推翻自己建立新的结构,让以前的作品在四重奏上得到新的玩法儿,是我认为我想要玩的很有意思的事情。所以这两个作品,尤其是《我也爱当代艺术》后来得到了全世界很多人的喜爱,因为它更直白,直白到路边卖菜的大妈看了都觉得这几只猪是自己身边的生活,锄地的大爷看了也会乐呵呵莫名其妙笑了。人类潜在的自己都没看到的幽默细胞被带动起来了。

所以“我爱当代艺术”更牛,这也是这个系列存在的意义。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