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潮流 > 罗博报告

艺术家 | 他只是左小祖咒(4)

2017-03-01 来源:时尚集团
他是个怪咖,行为方式与众不同,有想法有创意,极富个性。他是一个随性得不能再随性的人,总是一副墨镜外加一顶礼帽,有时候甚至还会忘了戴帽子。水象双鱼座的他脸上总是带着一股好像没睡醒却又无比清晰的表情,轻松的地出入各种场合。一如他自然地穿梭在绘画、音乐、装置等一切和艺术有关的领域。这就是左小。

4

左小祖咒在陈升跨年演出现场, 高远摄。

罗博报告 VS 左小祖咒

RR :你一直在做行为艺术作品,是什么促使你从行为转换到架上绘画?

ZXZZ :实际上我在90 年代的时候,只参加过两三件的行为艺术,且都是集体作品,很少个人去做,直到2000 年以后,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我也爱当代艺术》。我个人其实不是特别喜欢行为艺术,或者说什么装置,我热爱摇滚乐,摇滚歌手是最好的表演,随心所欲。直到20年后才发现,我是一个古典主义爱好者,我更喜欢埃尼奥·莫里康,意大利电影配乐大师,给《美国往事》、《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等等配乐。再后来因为很多原因不允许我表演和演出,那时候我已经出大名了,但只好在家里琢磨架上绘画的东西,当代摄影我也玩儿烦了,开始在画布上做一些事情,琢磨了之后也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获得了年轻人的喜爱,现在也相继推出了相关的衍生品。

RR :荒诞、批判、随性,你的作品画面中更多的是对现实的挑逗,充斥着对“好画”的差异性,这种差异性的本质是什么?

ZXZZ :最开始琢磨绘画是因为我想要画封面,唱片的封面老是不够用,我也出书,有时候海报、唱片的封皮很难做,我本人是出版量很大的艺术家,当前我已经出版20 多张唱片,我后面的唱片发行力度还会更大,封面不够用,当过我封面的艺术家虽然不少,但我懒得再去找,我画画的目的很单纯,只是为了画封面,因为封面就是广告。封面需要色块好一点儿,要么就是故事好一点儿,不能太复杂,像达·芬奇那样的做封面现在不行,因为信息量太大。如今你又要具备故事和色彩,还要足够单纯才可以,这是互联网的时代,迫使我重新研究封面的绘画问题。很多杂志跟我合作,括你们的《罗博报告》,去年还用过我的一头驴儿的小画做封面嘛。

RR :你的架上作品中有一些新表现主义的影子,有没有受西方新表现主义的影响?有你最喜欢的西方艺术家吗?

ZXZZ:西方艺术家很多,以前我也说过,今天不再提。西方的画家里面我喜欢培根、达利、巴斯奎特等相对比较现代的画家,艺术家喜欢的特别多了就不提了,画家前几名就是这些,当然我说的这些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有点儿偏门儿。

RR :你是大胆直白谈“钱”的艺术家之一,钱作为一种介质会在你之后的作品中出现吗?

ZXZZ :我在画里画了很多钱,小猪身上扛着钱、猪踩着钱、猪被钱压死、小兔拿着钱……我在歌曲里也写过《钱歌》、《忧伤的老板》…最近还发了一个网络红歌《我要发横财》,谈钱谈性,通过这两者表达世界的想法。

RR:音乐、行为、声音装置、架上绘画,你涉及的艺术很广泛,你觉得自己做得最得意的是哪一块儿?

ZXZZ :下面准备搞娱乐,哈,不好说,真的不好说。我现在刚刚从法国回来,在山里面连续吃了很多美味,最差的都是野猪肉,我现在脑子有点儿晕哦。我想我最满意的就是我还有最好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在期待中。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